By yabovip228com

网易云音乐上市再生波折 三年亏损50亿元后靠啥赚钱

中国商报(记者 祖爽)网易云音乐的上市进程再次成谜。8月9日,有消息称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后,网易云音乐推迟在港上市。网易云音乐方面对此消息暂未置评。作为网易旗下又一拆分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云音乐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在三年亏损几十亿元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能找到盈利之道吗?取消独家版权之后,其又能否找到新的业务“护城河”?

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近几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快速增长,从2018年的1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49亿元,2018年-2020年,在线音乐服务MAU(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在线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MAU从去年同期的1.7亿增至1.83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1268万增至2429万,同比增长91.5%。

具体来看,在线音乐服务是网易云音乐营收的“支柱”,但占比持续下降。2018年-2020年,该部分业务收入在公司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89.4%、76.6%、53.6%。与此同时,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占比逐步上升,从2018年的10.6%增长至2020年的46.4%。

在营收和用户数量增长的同时,网易云音乐仍未摆脱亏损的困境,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18亿元、16亿元和16亿元,三年亏损合计约50亿元。今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调整后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5亿元收窄为3亿元,预期截至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2月31日,仍会持续亏损。

导致平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高昂的内容成本。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内容服务成本分别为19.7亿元、28.5亿元、47.9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171.7%、123.1%、97.8%。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融资将为网易云音乐未来的成长之路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上市的核心就是为了融资,为了补充网易云音乐后续发展的资金。”易观互娱行业中心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网易云音乐也在招股书中提及,网易云音乐拟将此次IPO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继续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以及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

与其他在线音乐软件不同,网易云音乐主打的音乐社区生态是其“吸粉”的关键,其还曾多次因评论而“出圈”,被戏称为“网抑云音乐”。

早在2013年4月网易云音乐上线时,网易CEO丁磊就将网易云音乐定位为“移动音乐社区”的新形态,围绕音乐的发现和分享,以用户的社交互动为特征,建立属于个人的圈子。网易云音乐完全以用户创造的歌单为基本线索,将音乐从单曲、专辑全面带入歌单时代的音乐应用产品。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创建、收藏、分享歌单,增加了产品的可玩性。

无论是独创的“歌单模式”、乐评还是电台短视频,网易云音乐为用户营造了鲜明的社区氛围,增强了社交性与互动性。2019年8月,网易云音乐对“云村”社区进行升级,并推出Mlog、热评墙等全新玩法。

近年来,网易云音乐不断强化社交属性,在网易云音乐的歌曲播放界面,点击右上角的分享即可找到“邀请好友一起听”功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jsc.com.cn/,nba用户可以邀请互相关注的平台好友实时欣赏同一首歌曲,也可以匹配一起听的陌生“听友”。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国内在线音乐社区研究报告》显示,在线音乐行业用户规模已经稳定,行业已从增量红利时代转向存量红利时代。社区化是深耕存量用户的主要方向,它可以丰富平台内容、提升用户体验,进而提高用户使用时长和黏性。其中,网易云音乐以其独特的音乐社区模式引领行业的社区化趋势,其用户忠诚度也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业务被视作网易云音乐的盈利点之一。“一是会员,会员数量一直在持续发展;二是广告;三是我们的音频直播,是一个新的UGC(用户原创内容)的平台模式;四是,我们会挖掘云音乐更深层次的社交功能,社区会有社交。”丁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网易云盈利模式表示。

廖旭华也表示,短期内只有直播才能帮助网易云音乐实现盈利。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收入主要来自其直播服务。2018年,网易云音乐推出直播产品LOOK直播,用户购买虚拟物品,打赏直播表演者的花费,贡献了直播服务的大部分收入。

随着独家版权时代走向终结,网络音乐产业发展更加规范健康,在后版权时代,网易云音乐能否逆袭成功?

国内在线音乐市场高速增长期已过,进入了存量竞争阶段,差异化的版权资源逐渐成为各大网络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其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网易云音乐之间的竞争尤为激烈。

7月24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30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

在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的处罚后,网络音乐产业的发展也将步入更加规范健康的轨道,这也给为内容服务所苦恼的网易云音乐带来了新的机遇。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版权的门槛一旦降低,会把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拉到同一个竞争起跑线上,独家版权的资源争夺不再是重点。“未来玩家的流量场景和营销能力,可能会成为其决定市场份额的因素。”

廖旭华表示,版权是否通用还要看各个平台能否顺利采购,预计不会对在线音乐竞争格局产生较大的影响,但可能会影响一部分的用户流动,整体格局不会发生变化。未来的竞争重点在于赋能,谁能够找到赋能我国音乐甚至文化产业的道路,谁就能占据高点,具体比如音乐产业服务、原创音乐培育、文旅融合、舞台艺术线上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