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yabovip228com

虎扑再次上市失败“直男社区”不受资本待见?

都说当下的消费鄙视链,女性“高高在上”,儿童、老人、宠物次之,男性排在最后。

这种说法不无道理。营销广告铺天盖地,受众却集中在妇女儿童,属于男性的购物节也迟迟未登上消费舞台。

作为“直男聚集地”,虎扑的资本之旅同样不顺利,6年两次IPO,还是被“打回原形”。

虽说企业不上市,未必活得不好,但虎扑屡战屡败,难免让人失望。“直男社区”模式真的走不通?

近日,中金公司和东方财富证券联合宣布,因虎扑体育拟调整上市计划,三方解除辅导协议,终止对虎扑体育IPO上市辅导工作。

这不是虎扑第一次和资本结缘,2015年,虎扑体育已经完成了上市辅导,并在次年报送了IPO招股书。

证监会认为虎扑的应收账款太高,业绩波动较大,而且周转率下降,由此引发营收和净利润数据差异大。

2019年,虎扑获得量子科技8.4亿元资金后,再次成为科技头条。据媒体调查,量子科技的背后,其实是字节跳动。

虎扑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17年,早期社区内容仅覆盖篮球、网球等球类运动。

时至今日,虎扑发展成为门户、赛事、线下活动、游戏联运、基金、电商等多元化公司,而且独树一帜的风格,使得其知名度进一步扩大。

但尴尬的是,90%用户为男性的虎扑APP,多次被一款名为“大姨妈助手”的女性健康APP甩在身后,在APP月活排名榜上相爱相杀。

尤其是虎扑官方曾公布注册用户超过1亿,但月活仅不到600万,可以用“惨淡”形容。

社区靠兴趣形成高黏性,但这种黏性往往与商业化相距甚远。虎扑生存的首要核心问题,就是如何让直男掏钱。

2009年,虎扑推出电商平台——卡里商城,以失败告终。2012年,虎扑内部孵化电商品牌“得物”,后改名为“毒”,终于翻起了一点水花。

除此之外,虎扑把触角伸向了多个领域,企图向商业化更进一步,但显然,它的故事仍不够“性感”,资本依旧不动心。

数据显示,虎扑广告收入占比曾一度高达61%,包括电商在内的增值业务,只占收入的20%。

不过有意思的是,同样是内容社区,专注于情趣用品的他趣,早已成功在新三板上市,而且收入也很单一。所以虎扑多次上市失败的原因并不在此。

虎扑的基本盘是赛事报道,但赛事报道的不确定性,会带来潜在危机,比如NBA。

虎扑深知其中利弊,从“莫雷事件”后,开始重仓电子竞技。不过市场反应平淡,而且目前上市的四款游戏中,基本主线仍是NBA,“偏科”严重。

另外,毒算是虎扑孵化项目中最“争气”的一个,但炒鞋风波也引来监管部门注意。

不久前毒和唯品会因为“真假鉴定报告”针锋相对,虽然对毒来说损失不大,但用户口碑仍有所下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jsc.com.cn/,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