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yabovip228com

CBA重大误判背后的裁判生态到底谁触了谁的底线

2月28日,CBA半决赛第二轮战罢,辽宁队主场轻取广东队,总比分2比0拿到赛点。相比晋级形势日渐明朗,首轮两队间的争议判罚却扑朔迷离。

2月26日晚CBA半决赛广东对阵辽宁的比赛在最后3.6秒又一次出现了针对球权归属的争议判罚。这也是CBA季后赛至今争议最大的一次判罚。

裁判和技术代表靳茁称,广东台提供的视频只有两个角度与央视直播不同,导致无法做出准确判罚。而广东台方面则否认裁判说法,称为技术席提供了电视观众能看到的所有角度视频。一天后,在技术席观看过录像回放的辽宁主帅郭士强也透露,他们观看到了多角度的回放。

从最初的裁判“判罚不公”,到后来的回放角度过少,再到回放角度争议,一连串的反转又让这次争议判罚行进到了“谁在说谎”的疑问中。

班琦是辽宁与广东第一战的主裁判,因为最后3.6秒一次长达近5分钟的录像回放,最后把出界球判给广东队,不仅让辽宁球迷义愤填膺,而且不少广东球迷也站出来说话,说虽然广东输了,但这个球应该是辽宁的。

赛后对于班琦的评价有各种网络版本,包括“眼睛瞎了”、“拿钱当黑哨”、“赌球”、“大韩的腿毛长达20厘米”……不一而足,依据在于电视回放显示这个球就该属于辽宁队,而班琦众目睽睽之下把球居然给了广东队。

终场前5秒左右,韩德君盖了周鹏的上篮,周鹏倒地,球落在周鹏的臀部往界外弹出,看上去擦过了大韩的小腿,前导裁判(底线)判球权归广东。郭士强挑战录像,然后班琦和郭士强、杜锋一起回看录像。在看了近5分钟之后,似乎无法界定有没有碰到大韩的小腿,班琦右手往广东队半场一指,示意球权仍然归广东。虽然最后广东队的底线球被辽宁队守住,辽宁赢了2分,但辽宁球迷大感不平,认为班琦睁眼瞎判,差点毁了辽宁队一场胜利。电视观众都能看到三个机位回放,为何裁判称只能看到一个机位回放?

事件的核心在看录像,从常识来看,你看了5分钟录像,最后的判断居然和几十上百万球迷相左,实在不应该。不过,有一些专业人士之外无法了解的内情,我可以进行还原,其中诸多的“不合理”或许可以让大家把这次争议看得更通透些:

1.球权确实应该归辽宁,有限的录像资料没有显示球在弹出时改变了运动轨迹。

2.现场观众没有机会看录像回放,因为CBA禁止大屏幕回放录像,以免引起观众骚乱。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的回放有三个机位:前场底线机位,大韩的腿挡住了球飞行路线的一部分,无法显示碰到或没碰到;后场底线机位,因为太远,无法证实是否碰到;第三个是队员席机位,镜头里人太多。这三个机位尽管没有一个显示了球与腿之间有缝隙(没碰到),但运动轨迹没有改变,依据常识应该是辽宁球。

3.这是“挑战录像”,每个教练有一次机会,错了则失去一次暂停,挑战成功就改正。按CBA规则,挑战录像时,双方教练都必须在场(很多球迷拿NBA裁判看录像时没有教练在场来质问)。如果只是裁判无法判断,主动选择录像裁决,则双方教练不得在场。

4.根据《沈阳日报》报道,当值裁判在赛后曾解释为何出现如此明显“误判”的原因。据透露,当时主裁班琦和两名教练回看的录像,只有一个机位显示,那就是第一个底线机位。该机位镜头显然无法判断究竟是谁将球碰出了底线,于是根据规则,维持原判,也就是给广东队球权。而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另外一位可靠消息源的确认。

为赛事提供信号的广东电视台首先站了出来表示:给裁判回放的角度和电视观众看的一样。而在28日上午,我遇到辽宁队主帅郭士强时,他也跟我说,“当时回放的确看了多个角度,和电视台一样的”。

于是问题似乎明显了,但也更加复杂了。如果,三个角度都没有直接画面显示碰到或没有碰到,按常识是辽宁球权。而结果是广东队拿到了最后那次球权。

接下来才可以好好说一说CBA裁判的事了。你不当CBA裁判,是无法体会现场压力的,尤其在季后赛,越接近大结局越是如此。每年CBA季后赛都临近“两会”,先是地方两会,再是全国两会。两会要求稳定,不要发生重大社会事件,更不允许恶性事件,这个责任不要说裁判、篮协,连体育总局都吃不了兜着走。

第一轮北京与新疆决战,曾出现过一个“补判”,当时孙悦起跳投三分,李根是不是垫脚只有他自己清楚,孙悦落地崴脚但裁判没有响哨,李根快攻上篮被犯规。裁判先判李根两罚,但记录台技术代表提醒孙悦倒地不起,李根有垫脚嫌疑,于是补判李根违体犯规,孙悦疼得万箭穿心,翟晓川代罚三球(三分线外投篮违体犯规罚三球)。这个球我在直播时都直呼看不懂,因为漏判的犯规是不可以补判的(补哨是另一回事,作平衡用,FIBA也不提倡,只是裁判的技巧)。事后篮协承认此球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他们只是不能明说,但我可以明说:这场比赛在北京,漏判的是孙悦崴脚的违体,北京是全国两会的重地,如果五棵松炸了锅,谁都无法收拾。这就是中国的国情,CBA有很多“国情”,比如挑战录像就是国情,FIBA只是让裁判有选择录像仲裁的权力。

如果你读到这里还是不明白“国情”,那我可以再说一件事:当年山西队和北京打季后赛,山西球迷围堵北京队大巴,王老板公开说要到北京现场观赛,媒体把这事炒得沸沸扬扬。为了避免北京主场出事,北京市公安局牵头,联合文明办、体育局开会,并把山西省公安厅、山西体育局都叫到北京,要求比赛推迟,因为同时还会有国安的足球赛,北京的警力无法维持两个赛场的安全。在会上,有人曾建议,今年的CBA就不要打了,照这样下去怎么防范都可能出事。最后的决议是北京和山西的比赛推迟一周,因此广东队为等总决赛歇了整整9天。但没有球迷知道,那届CBA极有可能没有冠军,就停在山西和北京的2-2。

2016年2月26日,广东东莞,15/16CBA半决赛首回合,广东宏远114-116辽宁衡业。郭士强退场时险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视觉中国 图

班琦是老资历的裁判,历经大风大浪,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个球从裁判规则讲,程序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他压力太大,没有当机立断,让回放持续了近5分钟。如果在30秒到1分钟内解决问题,不管你把球权判给辽宁还是广东,结果仍然是一样的,球迷爆锅,但不会油花四溅到这个程度。中国的篮球迷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它的核心部分是经NBA熏陶长大,CBA处处不职业;但真要论起NBA又是另一回事,中国的篮球迷全情投入,护犊心切,打球像打仗,你死我活,NBA球迷也投入、护犊,但更多是一次娱乐,就像郊游、聚会;CBA裁判史有过不堪的过去,球迷和裁判之间缺乏信任感,美国人则比较单纯,我不懂,你这么判我就信了,顶多嘘几声。

CBA裁判大多是在职教师,其中很多来自高校甚至体院,有的职称很高,是教授或副教授。在人数上,他们是非常小的群体,我们国家缺乏足够多的高水平裁判。这个赛季常规使用的裁判只有54人,依照资历和水平分成三等:主裁判17人,他们从去年开始成为“半职业”裁判,每场比赛担任主裁判,重大比赛有可能由他们当中挑三人组成团队;第一助理裁判称为“U1”,有24个;第二助理裁判称为“U2”,有13位。全国实际上有资格吹CBA的远不止这么多,数量之比大约是1:2:3。原先主裁判不止17个,但每年都会有到年龄(50岁)不让执法,只能改当技术代表,差不多每年还会因为各种事件“牺牲”一两个。

不仅球迷呼吁CBA裁判职业化,姚明这样的改革派老板也致力于裁判职业化,建立裁判公司,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早在十几年前,我了解的NBA职业裁判当中,最年轻没有资历的起薪是9万美元/年,年龄最大的老裁判年薪超过100万美元,要知道一位MBA毕业生,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是5.4万美元,当时的美国总统年薪22万美元。CBA过去每场球执法的补贴是1500元,上赛季开始调整到2000元,“半职业裁判”多500元;季后赛普通裁判2500元一场,半职业3000元。这都是税前收入,而且一年就这么多比赛,我计算过,一位最忙碌的裁判,顶天了一个赛季收入30000到50000元(税前)。在我们国家,这是一个公众营销帐号替人推广一条微博的价格,一位演艺明星的微博价格是15万至80万。

我这样类比的原因,是想说明裁判都是普通人。职业化首先要解决的是收入问题,但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在高校为人师表,甚至学校还分给了房子,你让他们为三五万元放弃工作是不可能的,养家糊口都难。

这样的工作还不是坐办公室,每执法一场球,赛前一两天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就在两个小时前,我和辽宁广东第二战的裁判一起用晚餐(篮协规定必须在一起吃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jsc.com.cn/,nba其中两位裁判还在忙着看12306,说后天回家的线张了,现在是不是订呢?如果订了,把我们留下再吹一场怎么办呢?

后天回家,是指星期一。每周的星期一,是他们惟一有可能回家见老婆孩子的日子,再远也要回家。其他六天,不是在赛场,就是在从一个赛场到另一个赛场的路上。

他们大多在高校,也有在中学当老师的。有一次我参加裁判准备会,一位主裁判跟我抱怨说:“苏老师,你们媒体就是太不公平,觉得有问题就写文章骂黑哨,可是一旦篮协澄清了,却从来没有人写。我们都是老师,要给学生上课的,你骂完不管了,对的从来不说,可让我们怎么在学生面前上课?”隔了一轮,这位主裁因为一次重大的漏判直接被停,他的话犹然在耳。

不仅是媒体从来不会说裁判好,就是篮协,也从来不会为裁判撑腰,重大事件要公布处罚决定,从没听说向公众宣布哪场比赛吹得好,吹得正确。以我的理解,执法最好的比赛,裁判是消失的,没有人骂,也没有人表扬,似乎他们从未存在。

我曾在CBA最黑的时候以最大的声音反黑,更为如今的反腐环境感到欣慰,因为这保证了如今大部分比赛的公正。但我和他们也最接近,能从另一个侧面去理解他们。我知道他们很多故事,比如一位东北裁判在前往赛区的路上,得知父亲去世,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完成了比赛才回家;这个赛季有一位半职业老裁判断了跟腱,媒体从没有报道过,要知道这是50岁的人和一群20多岁的运动员一起奔跑。

班琦是如今17位主裁判当中论年龄和业务水平最出色的之一,但在风口浪尖上也难免湿鞋中弹。篮协最信任的三名老裁判,一是杨茂功,二是班琦,一是乔龙升,杨茂功因是东北人,半决赛避嫌,两组都不能吹。

我经常向裁判们请教规则,正是乔龙升告诉我:FIBA订了15条犯规的原则,但没有一条是说,到什么具体的程度,我可以吹犯规;而在和NBA裁判交流时,NBA裁判说他们有4条——当一个人的犯规防守导致进攻队员的速度、方向、频率和平衡被改变时,就可以吹了,否则即使有犯规动作,也可以不吹。这样的解读,让我茅塞顿开,随后我在直播解说时向观众传播。

我和球迷和观众一样,看球需要更懂规则,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们的篮球还停留在普及的阶段,所以我坚持做自己的事,尽量让自己更明白,然后和大家一起明白。球迷和裁判的相互理解,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而我的底线是公平,公正。我会坚持反黑、防黑,但我不做有罪推定。我们这个社会充满了浮躁之气,而裁判是社会的一面镜子。